日语常用惯用句学习辞典(有声)日语常用惯用句学习辞典(有声) 日语学习港-日语精品课程|日语考试|中国文学|日本文学|中国书画|日本书画 - 日语港

内容导航

推荐文章
日语常用惯用句学习辞典(有声)
来源: 发表时间:2016-02-04 浏览:6699

新书介绍:

    20161月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第一部词典为赵平教授的《日语常用惯用句分类学习词典(有声)》。这部词典的出版是词典出版上的一次探索和创新。赵平教授为词典写下的前言成为这本词典价值最好的诠释。这部词典也可作为外教社猴年为日语学习者和教育者推出的一份贺礼。

二十年前,我应邀为日本一家杂志社撰写随笔。有一天,杂志主编拿着被他圈点过的稿纸“夸奖”道:“先生超厉害呀,居然使用了许多我们日本人都不明白的表达方式!”接着补充一句:“你还是把它们都换成普通日本人常用的说法吧。

主编用红笔勾出来的“日本人都弄不懂的表达方式”,不外乎「牛は嘶き馬は吼え」、「暗がりに鬼を繋ぐ」、「狐死して丘に頭す」之类的惯用句(这里特指包括谚语、熟语等在内的、约定俗成的惯用表达)。这类惯用句在各类辞典上理直气壮地占据着一席之地。自从我涉足日语之后,它们就成为我费尽心思熟记于心,并不时在会话、作文时用以炫耀自己日语水平的“闪光点”。

当时的我年轻气盛,觉得一流辞典上都赫然在列的惯用句,理所当然为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日本普罗大众们所知晓。于是,我便将这些自认为闪光点的日语惯用句,拿去请教专家学者乃至邻里街坊,得到的结论却意外之极,令人万分沮丧:多年来呕心沥血所背下的惯用句,竟有相当部分为当代日语中无人知晓的“冢中枯骨”!交流,是语言最重要的功能。如果我使用的惯用句实现不了表情达意的目的,它们的这个功能就会与虫鸣鸟语、封尘古旧相去无几。固然,达不到交流目的的惯用句可作为研究对象被钩玄钓义,但对绝大多数日语学习者来说,花大量的宝贵时间反复背诵那些让听者不知所云的、业已死去的古旧句式,岂止事倍功半,简直就是在做无用功!

子曰:“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有此“大彻大悟”,我便萌发出一个强烈的愿望:己所欲,施于人,开辟一座别出心裁的惯用句辞典“花园”,锄去丧失了生命力的“枯草”,培育如今依然活跃在口头或书面的惯用句“鲜花”,让有意提高自己听、说、读、写、译水平的日语学习者不再重复我所走过的漫长而痛苦的弯路!

言必行,行必果,我即以『広辞苑』、『三省堂スーパー大辞林』、『新明解国語辞典』、『明鏡国語辞典』等辞书以及国内出版的各类惯用句辞典为蓝本,开始收集整理惯用句,并将惯用句做成问卷,陆续发给日本各阶层人士,请求他们帮助对其中的惯用句进行分类。我当时除了在大学执教,也教夜校,同时作为明石市政府协助日本归国子女语言教育的特派教师,定期在不同的初中、高中进行教学。在此期间,我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之便,向日本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大学教师、工薪阶层等发放了大量问卷。经过多年的问卷发放、回收、分类和整理,再依托其他文本(如出版物、论文论著)、录音(电视电影、实际发生的语言行为等资料)的统计分析,形成了可靠的基本数据库。

数据库中的惯用句分类标准如下:

◎表示该惯用句既用于口头,也用于书面。

○表示该惯用句多用于书面。

△表示该惯用句仅用于书面。

☆表示该惯用句为基本不用或已经不用的“死语”。

当然,在问卷调查中,以上分类的结果因人而异。譬如张三打◎的,李四很可能打○或△甚至☆。所以最终结果只能取概数。即:70%以上的人打◎的,即将其分入◎类。同理,70%以上的人打☆的,便将其分入☆类。

资料备齐后,我才开始着手编写辞典,定名《日语常用惯用句学习辞典(有声)》,顾名思义,它必须是名符其实的“常用”惯用句辞典,而且,有分类、有配音,不仅可供查阅,还可供练习。

这部辞典的编写旨在造福于广大日语学习者,其特点为:

1.新颖:这部辞典的内容和编写形式在国内外都不曾被尝试过,具有较高的原创性。

2.精练:所有的词条都经过分类,给出准确简洁的汉语译文和日语定义。词条定义不因循守旧,全部采用当代日本社会的最新概念。此外,凡是大多数人认为已经不用、归入☆类的词条,本辞典不再收入。

3.实用:◎类和○类的词条均给出尽可能接近当代日语口语的例句,例句亦不因循守旧,均从我们最新的口语数据库精挑细选,以保证达到“鲜活实用”这一目标。◎类词条和例句配以录音,聘请专业演员录制。这种别出心裁的设计赋予辞典多重实用功能,既可作为查阅惯用句的工具书,又可作为训练听力、口语,全面提高听、说、读、写综合能力的教科书。

编纂一部新、整精兼具多重功效的辞典,累和作的度及度都被无限放大。从基础数据的收集到全新辞典的编写,其工作的浩繁沉重远远超出了我当初的预想。幸而长达十数年的坚持不懈最终感动了一批日本友人。他们纷纷自告奋勇地加入了撰写和录音队伍。他们中间既有大学校长(伊藤茂),也有百科全书编辑(小林荣三);既有作家(阿部治平),也有教授学者(近胜彦、中山文)和普通教师,甚至有公司老总、职员、退休工人、农民,也有资深的或新入道的专业演员。他们时间和智慧的无私投入,如沙金粒粒,沉淀在这部辞典中,最大程度地提升了辞典的丰厚度。

大约在6年前,这部辞典的日语部分基本定型。最后敲定的惯用句为6,467条,例句5926条(其中,录制供听说练习的例句多达4316条)。接下来,我邀请了一批中青年日语教师参与对例句的翻译。为了保证翻译的准确性,我们采用分小组翻译多组轮流修改的方法。在几经易稿的翻译过程中,淮海工学院、贵州财经大学、安徽外国语学院、成都理工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淮安大学、江苏大学、扬州大学、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盐城工学院、日本神户学院大学、日本大阪市立大学等高校的教师们陆续加盟,组建成了一支人数众多的翻译队伍。即便如此,为了确保语言表情达意的严整与准确,整体进度依然缓慢。而在我罔顾岁月流逝,终于完成译文审定的今天,廿载光阴,恍如隔世;取镜相对,两鬓苍然。

常言道:十年磨一剑。这部旨在造福于广大日语学习者的《日语常用惯用句学习辞典(有声)》,前前后后经历了二十年岁月的磨砺。尽管它的每个词条、每个定义、每个例句都经历了千锤百炼,堪称中外学者通力合作、殚精竭虑的结晶,但不能说它已将全部常用惯用句兼收并蓄,挂一漏万的情况或也散见。同时,囿于我本人的水平不足,阙失或不尽人意之处碍难避免,借此窗口,谨乞广大读者、海内外方家和同行不吝赐教。

邮箱:2195421432@qq.com

本项目得到安徽省2014年高校优秀青年人才支持计划赞助。

(总主编)赵平  于东京丰洲